张云昊看了这白发老者一眼,接着苦笑道:“他能控制那些血色怪物。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:“什么,能控制血色怪物?那件信物有那么强大吗?”

    “难怪那人能破开阵眼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吕家的吕伟,他朝张云昊问道:“余庆,那人能控制多少血色怪物?”

    张云昊装着回想的模样说道:“好像是一百只左右,我也是靠着伪天兵才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只吗?有点多,想收拾他几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吕伟面色有点难看,他想了想,又问道:“余庆,那个人有可能跟我们合作吗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认为必胜,所以没和他谈合作,直接开打。”

    听到吕伟的问话,张云昊用余庆的思维回答道:“不过,我觉得应该不可能合作,因为他想要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冷哼道:“就凭他也想降服那东西?我们重生盟做了这么久的准备,都不敢说一定能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想要,他就不会来破阵了!”

    吕伟没有怀疑张云昊的话,他说道:“照余庆所说,我们未必没有合作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跟他合作,难道要把那东西给他?”

    有人不满的道:“我们和我们的祖先受了上千年的苦,如果没那东西,怎么补偿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点头:“就是!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放弃那东西,我是说合作破阵,至于那东西的归属权,各凭本事争夺。”

    吕伟解释了一句,接着有些不满的道:“以现在的情况,不合作,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之前说过话的白发老者突然道:“或许我们可以让魔门出手?”

    “魔门?”

    张云昊微眯起眼睛,根据余庆的记忆,魔门这一次之所以会来百战城,完全就是重生盟引过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无法打开封印,重生盟选择了借助魔门的力量,不过,他们并没有用重生盟这个身份,而是伪装成一个小家族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从头到尾就是在欺骗魔门——封印下面的不是仙物,而是那东西!

    张云昊暗暗感叹:“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,连魔门都敢利用,不过,被一个诅咒缠了上千年,别说利用魔门,就是加入魔门他们只怕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张云昊觉得这些人胆大,其实重生盟内部对此事有疑虑的人也不在少数,比如说吕伟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利用魔门之事一旦泄漏,正魔两道都不会放过我们,所以不能请魔门出手,何况,也不能让魔门掌握信物,魔门可比那个人危险多了。”

    只听吕伟说道:“可惜那个人出现的太晚了,否则根本不需要把魔门引过来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哼了一声:“当时怎么知道现在的事?”

    见气氛有点僵,张云昊说道:“吕伟的提议不错,其他不说,封印一解开,我们的诅咒就破了,至于那东西,哼,他就一个人,我们这么多人,难道还抢不过他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点头,有点心动,毕竟能解除诅咒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那个人会和我们合作吗?”

    “会的,因为没有我们,他根本不可能破阵。”

    吕伟自信的道:“现在其他三个阵眼都被封锁,甚至有墨家重型机械在,飞都飞不过去,他必须和我们合作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唱起了反调:“他可以和八大战团,甚至除魔盟合作!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我们宣传他是魔门的人就好。”

    吕伟朝余庆问道:“你应该知道他的长相吧?”

    张云昊点头:“知道,可以随时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们的力量,污蔑那个人能有多难?到时,他只能跟我们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吕伟笑道:“余庆,你想办法找到他,然后留下我们的联系方式,我想,用不了多久,他就会主动来联系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假装为难了一下,接着点头道:“他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,不过,我可以试试找他。”

    白发老者不满的道:“这件事必须禀告盟主,由他做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的,由我去禀告,不过此次关系重大,越早布置越好。”

    吕伟眼里闪过一丝不满,接着道:“另外,魔门以及除魔盟也必须想办法处理,不能让他们影响到我们破阵和降服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有人阴冷的道:“让他们自相残杀好了,魔门的位置我们可是知道,等到时机成熟,出卖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我们派出去的人都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让他们牺牲吧,从一开始,他们就是要牺牲的。”

    “怕不怕他们泄漏我们的情报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他们没有泄漏的机会,在决战之前,我会解决他们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说的都很冷漠——上层决定下层去牺牲,就是这样的冷漠!

    张云昊冷眼旁观,心里有点可惜——可惜不知道魔门藏身的地方,否则能做的事情就多了!

    当然,无论这些人再怎么算计,最后获胜的只会是他张云昊!

    等事情商议的差不多,张云昊便从密道离开这个聚集地,然后返回他的武者团。

    余庆的武者团名为燎原战团,是秘境之城除八大战团外一等一的武者团。

    燎原战团能发展的这么大,除了重生盟的帮助外,更重要的是余庆娶了严家的嫡女——也就是傲气剑严玲的姐姐严萱!

    想起那个女人,张云昊有点头疼,那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,基本就是严玲的放大版。

    “你跑哪去了?我妹妹来了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刚想起严萱,对方不满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周围的仆人眼观鼻鼻观心,一言不发,其实心里都在暗笑,谁都知道燎原战团的团长惧内,极度惧内。

    “我擦,行,为了大计,老子忍了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翻着白眼,大步走进屋子,同时着急的解释道:“我是去集合人手,八大战团发召集令,让我们一起去剿灭西边的血色怪物。”

    严萱不满的道:“哼,集合人手要那么久吗?该不会又去逛楼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夫人冤枉,有夫人在,我哪会去那种地方?”

    张云昊叫屈,严萱哼了一声,道:“信你才怪,当年就是被你用花言巧语骗上了船。”

    “余庆是怎么忍受这婆娘的?”

    张云昊眼角在跳,尴尬的笑了笑,然后转移了话题,朝一旁的严玲道:“小玲,在秘境之城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严玲被张云昊打败后,自觉无颜见人,所以躲到了秘境之城,当然,她也的确无颜见人,因为她跑了!

    “又不是没来过,有什么不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严玲心情不好,加上从来看不起这个姐夫,所以说话很是不客气。

    张云昊眼角跳的更厉害,他现在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这是专门给自己找罪受啊。

    严萱不耐烦的道:“问什么问,有这功夫,不如去把那个乡下小霸王给我揍一顿,替小玲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那乡下小霸王不值一提,如果小玲你需要,我现在马上派人过去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当即道,心中却分外不爽——被叫小霸王已经很不爽,居然还是乡下小霸王!

    “不用,周家会出手教训他的。”

    严玲闻言冷笑道:“这一次可不是揍他一顿那么简单,还要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和严萱都是一愣,张云昊眯起了眼睛,装作疑惑的问道:“小玲,那毕竟是斩恶狂龙的弟子,还是除魔盟的人,周家难道敢下重手?”

    严萱也是讶然:“是啊,周家胆子有那么大?”

    “斩恶狂龙又如何?百战城是我们的地盘,只要有合理的借口,又有什么好在意的?”

    严玲傲然道:“周家已经有了一个计划,可以名正言顺的把那家伙打成重伤,这是周流那家伙亲自告诉我的,用来抵消他的欠账,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周家还真是狠毒,不过,这些大门派大家族就是如此肆无忌惮,毕竟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,如果我没背景,他们手段更狠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微眯起眼睛,这并没太出乎他的预料——当初张家比这更黑暗。

    以前就说过,武仙世界没有正道,张云昊可不会那么天真,他之所以敢这么嚣张,真正的倚仗是他自己!

    天兵见过没?

    仙物见过没?

    谁杀的了他?

    “哼,活该那小霸王倒霉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,敢在百战城嚣张?”

    严萱哼了一声,接着道:“小玲,既然如此,你也不用再生气,等着那家伙被打残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严萱便转移了话题,朝张云昊问道:“对了,八大战团为什么要发召集令?那边解决不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怪物并没有减少,八大战团吃不下,所以要各大战团一起去,反正阵眼破了,不会再产生新的怪物,正好把所有怪物都解决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摇了摇头,道:“另外,这也是平息大家的愤怒,毕竟八大战团把另外三个阵眼给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严萱明白了,她道:“可惜那些天兵借不出来,而八大战团的小天兵又没办法飞行,否则侦查倒是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伪天兵就伪天兵,加个小字就能更厉害吗?”

    张云昊暗暗不屑,同时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外面也在想办法,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准备一下和你一起出战,你在这陪陪小玲。”

    严萱站了起来,身为严家的子女,她的身手可是相当不错——武仙世界以武为尊,很少有家族子弟不习武。

    “好,这一次是大规模战斗,你带上护心甲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点了点头,一脸关心的道,严萱却哼了一声,不怎么领情,在她看来,余庆对她好是应该的,没有她,燎原战团能有现在的风光?

    严萱走后,张云昊重新提起之前那件事,他问道:“小玲,周家打算怎么对付那个张云昊啊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,周流也只说了一点,好像是美人计来着。”

    严玲摇了摇头,然后不满的朝张云昊问道:“我剑法上的缺点,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你姐姐的剑法水准和你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摇了摇头,道:“至于我,其实我提过很多次你太骄傲,但你根本没理会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的确是。”

    严玲想了想,余庆以前的确提过很多次,不过她连她爹的话都不听,怎么可能听余庆的?

    犹豫了下,严玲还是问道:“姐夫,傲气和傲骨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女人还真是被我打醒了啊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微微一笑,道:“傲气指的是对自己各方面都十分自信,但往往看不起别人,认为自己是最好的,傲骨,则是高傲自尊、刚强不屈。”

    严玲又问道:“是这样的吗?那和我的剑法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暴雨剑法有好几种意,你领悟的傲意算是比较偏僻的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笑着为严玲解说起来,虽然他才刚突破先天境,但这方面的见识可不差:“因为你的傲气,你的剑法攻势非常猛烈,但因为你没傲骨,剑法缺少韧性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吗?那如何能有傲骨?”

    严玲不停追问,张云昊详细的替她解答——他从来没把严玲放在眼里过,所以完全不在意帮对方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严玲听的连连点头,对余庆这个姐夫倒是改观不少,虽然对方的确是攀附她们严家,但这身实力却是实打实,她爹也说过,余庆有机会突破宗师,这是他能成为严家女婿的关键原因!

    严玲忍不住道:“姐夫,你能亲自教我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小玲,你要知道,如果真想让你进步,我必须非常严格,毕竟你要磨练的是韧性,是百折不挠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装着迟疑的模样说道,严玲立刻坚定的道:“姐夫,请你严格训练我,我不想再遇到这样的屈辱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没有拒绝,以他的武道造诣,教导严玲足够了,还可以趁机熟悉下余庆的燎原枪法。

    不提张云昊的本体在这边扮演余庆,此刻百战城的府衙内,分身张云昊正在做一个实验。

    “小子,栽在你手上我认了,给我一个痛快!”

    孤狼虚弱的喝道,张云昊淡淡一笑,道:“在外人眼里,你已经死了,至于你的未来,就看我的实验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