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爷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见张云昊发怒,毒蝎夫人赶紧道歉:“以老爷的本事,哪需要用那种手段?”

    张云昊面色稍缓:“知道就好,我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要的,只有你们两个大美女才能让我动心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(夫君)!”

    毒蝎夫人和黎紫闻言都是嘻嘻一笑,黎紫接着道:“我二姐同样不简单,她的丈夫是军方的一个将军,夫妻同心,势力并不弱于我大姐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黎紫有点惭愧的道:“三姐妹里,我的势力最差,手下只有一些高手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拉着黎紫的手说道:“但你的武功最高,小玲这丫头又懒又贪,武道上不会有什么大的进展,倒是你,有成为天下六绝的潜力,我会好好培养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新人忘旧人。”

    毒蝎夫人暗暗撇嘴,却也知道自己不是修炼的料,她更喜欢权势,所以才一直怂恿张云昊争夺天下。

    黎紫欣喜的道:“我一定好好修炼,不让夫君失望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那我们出去找她们吧,小玲,你帮我找一下黎家宫殿的地图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毒蝎夫人点头,这种场合,她的确不适合出面。

    黎紫也没有多问,径直带着张云昊前往大厅,那里已经有几十个人在等待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勇士来了!”

    张云昊和黎紫一出来,马上有个猥琐男大声喊道,所有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张云昊眼里闪过一丝不悦,这明显不是开玩笑,而是嘲讽,看来,黎紫以前的日子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勇士谈不上,不过,我是小紫命中注定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拉着黎紫的手,大声说道:“以前那些男人之所以会死,是因为小紫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本来十分委屈的黎紫顿时满心幸福,紧紧的握着张云昊的手——她已经有夫君了,不需要再怕别人的嘲讽。

    众人没想到张云昊会这样说,都颇为惊讶,这时,黎紫的大姐,也就是身材高挑,面容冷酷的黎贞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护着三妹,不错。”

    黎贞冷着脸说道:“不过,你要记得自己的身份,以后我们姐妹没开口,你不准随便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黎贞?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名字,黎贞不贞啊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闻言哼了一声,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这副桀骜的样子让黎贞大为不满,她刚想说什么,一旁的黎敏,也就是黎紫的二姐笑道:“我觉得没什么问题,男人就该主动保护自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黎敏嘲讽的看了黎贞一眼——看你家那窝囊废。

    黎贞眉毛一挑,正想发火,黎紫说道:“好了,大姐,二姐,我们入席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主人说话了,黎贞和黎敏也没有再闹下去,冷哼一声,各自入席。

    这一次来黎紫这的,除了黎贞黎敏两家人外,还有不少黎家城的名门望族,比如之前那个猥琐男就是黎家城一位管事的儿子——路风。

    黎家是这一片海域的土皇帝,自然不可能只用本家族的人!

    虽然之前有所冲突,不过酒席的气氛还算热烈,不少人都在祝福黎紫找到归宿,还是不错的归宿——最起码人家能为她仗义执言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不少人眼里满是嘲讽——虽然张云昊已经逃过一劫,但依然有许多人不看好张云昊,毕竟,黎紫的名声太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坐在黎贞身边的一个瘦弱男人问道:“对了,折花公子,不知你打不打算出聘礼?”

    这个瘦弱男人就是黎贞的丈夫吴林,看他一脸的懦弱,便知这句话是黎贞让他问的。

    “聘礼吗?”

    张云昊看了吴林一眼,很清楚黎贞为什么让他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入赘是不需要聘礼的,有的时候甚至由女方出聘礼,不过,为了面子,男方或多或少都会出点。

    同时,从聘礼可以看出地位。

    黎贞的丈夫吴林和黎敏的丈夫岳天就是两个典型。

    吴林什么聘礼都没有——完全没有地位,即使知道老婆面首无数,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岳天聘礼按正常给——和黎敏举案齐眉,有商有量。

    张云昊并没有直接回答,他朝吴林问道:“我不熟悉这里的风俗,不知道你和岳天兄的聘礼是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吴林颇为尴尬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林没有聘礼,反正他入赘我们黎家,并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黎贞在一旁说道:“至于你,依我看也不需要,反正你只是个散修,而且,我三妹又是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不仅侮辱了张云昊,也侮辱了黎紫,黎紫顿时气的满面通红——其实,以前黎贞也嘲讽过她,但没像现在这么过分,都是利益作祟。

    “给不给聘礼,我自有主张,无须他人指手画脚,我只是想知道你们海外的风俗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冷冷的看了黎贞一眼,目光转向岳天,问道:“岳兄,你当初是如何?”

    岳天是军人出身,倒是比较耿直,直接回答道:“金银珠宝什么的自然少不了,除此之外,我还带了一把宝刀当聘礼。”

    “一把宝刀?”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惊讶——宝刀就是地级兵器,在这个世界,地级兵器可是非常珍贵。

    “是一把宝刀,我一直随身携带。”

    黎敏笑嘻嘻的道,能有一把宝刀当聘礼,可是非常有面子,岳天脸上也满是骄傲。

    见二妹大出风头,黎贞有些不爽,她不屑的冷哼道:“折花公子,莫非你也想用宝刀当聘礼?”

    “怕是把折花公子当了,他也买不起宝刀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那个猥琐男路风,他道:“不过,他也不需要买就是,三小姐可以倒贴嘛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笑了起来,黎紫气的七窍生烟,正想说话,张云昊摆了摆手,道:“之前我还怕你们这里风俗有异,既然可以用宝刀,那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云昊拍了拍手,蒙着面纱的毒蝎夫人抱着一个刀匣走了进来——张云昊传音让她准备的。

    张云昊一往情深的道:“小紫,你是这世间最完美的星辰,虽然我无法给你最宝贵的东西,但我绝不会委屈你,别人有的,你也一定会有,而且会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”黎紫一脸感动。

    黎贞闻言却冷哼道:“绝不会委屈?哼,难道你还真有宝刀不成?你们这些男人,只会说大话。”

    路风也一脸不屑:“就是,哼,没本事也就算了,居然还吹牛,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岳天和黎敏的面色也不好看,因为张云昊说了‘更好’,不过,两人倒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同时,在场不少人的目光都充满不屑——他们绝不相信区区一个魔门散修能拿出宝刀!

    事实上,连黎紫自己也有点担心,夫君是宗师,是大侠不假,但大侠不意味着有钱啊——倒是经常有大侠穷的只能骗酒喝,被人抓住后未免丢面子,只能收徒。

    张云昊没有理会其他人,只是示意毒蝎夫人打开匣子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怎么知道老爷的本事?”

    毒蝎夫人一脸不屑的打开了盒子!

    盒子一打开,在场所有人都有一种皮肤被刺痛的感觉,不由一愣,难道真是宝刀?但即使是宝刀,也不可能凌厉成这样吧?

    众人纷纷站起来走到毒蝎夫人身边观看,却见一把冷光四射的长刀正放在匣子之中,单是看着,都感觉眼睛发疼。

    “好刀,这绝对是宝刀!”

    许多人异口同声的道,包括黎贞和黎敏也是一样,这把刀绝对在岳天那把之上,算的上是当世名刀!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刀?”

    连黎紫都是一脸不可思议,自己的夫君实在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时,突然有人惊呼道:“这是绝命刀,没错,这就是绝命刀!”

    “绝命刀?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发出惊呼,绝命刀可是刀绝的佩刀,怎么可能会在这里?

    “当然是因为老爷把刀绝给杀了。”

    毒蝎夫人一脸得意的想道,那本绝命刀法还在她怀里呢,可惜的是,这种事不能说。

    黎紫震惊的望着张云昊,问道:“夫君,这真的是绝命刀?”

    张云昊拉着黎紫的手笑道:“这当然是绝命刀,你夫君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对哦,我夫君可是宗师。”

    黎紫陡然反应过来,在自己夫君面前,刀绝算个屁啊?

    众人齐齐惊呼:“这真是绝命刀?”

    张云昊点头道:“当然是,小紫,这把刀就是我的聘礼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喜欢,多谢夫君。”

    黎紫拿起绝命刀,一脸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绝命刀?”

    黎贞和黎敏望着那把刀,眼里满是深深的震惊和贪婪——她们也是练刀的,当然想要这种顶级宝刀。

    同时,两女心中都充满了嫉妒!

    黎贞忍不住问道:“折花公子,这刀你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张云昊看了黎贞一眼,淡淡的道:“从何而来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把刀以后属于小紫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黎贞知道张云昊的意思,很是不满,却不便发作,只能回头给了吴林一记响亮的耳光,骂道:“废物!”

    吴林一脸委屈,却不敢说什么,捂着脸颊退了下去,众人见状倒没有鄙视他,因为他连鄙视都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姐姐何必那么生气呢,反正你也不缺男人。”

    黎敏刺了一句,接着朝黎紫道:“三妹,恭喜你,你找到了一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黎紫肯定的道:“夫君当然是好男人,天下最好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三小姐,没想到你居然能得到这么好的聘礼,不枉你死了三个夫君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路风又一次开口冷嘲热讽——他和黎紫仇深似海,自然看不得她高兴。

    “路风,你……”

    黎紫闻言大怒,正想说什么,手上突然一轻,绝命刀被人拿走。

    下一刻,绝命刀如电光般从路风脖子上划过,一颗脑袋高高飞起,鲜血洒了众人一身。

    张云昊将绝命刀放回黎紫手上,一脸冷漠的说道:“接二连三羞辱我的妻子,当我不存在吗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杀了路风?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惊愕,这个折花公子还真是心狠手辣啊,居然直接动手,他不知道路家的身份吗?

    黎紫却是一脸激动和幸福,这个男人对她真是太好了,她从来享受过这样的温柔!

    “路风的亲人如果要报仇,尽可来找我,我接着,来人,把这里清理干净,不要扫了大家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一脸不屑的命令道,旁边的几个仆人下意识的就去做——某人太霸气。

    “三妹有你这样的夫君,真是太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黎敏望着张云昊感叹道,眼里明显有几分迷醉——岳天虽然不错,却不像张云昊这样有霸气。

    比起黎敏,黎贞的反应更大,她死死盯着张云昊,几乎想把他吞下去,这样的伟男子岂能便宜黎紫,该属于她才对!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男人,难怪能扛住黎紫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是敬佩的看着张云昊,甚至改变了想法,认为他能扛得住诅咒——海外民风彪悍,最爱这种敢作敢为的好汉。

    至于路风死了,那是路家和折花公子的事,与他们无关,他们看热闹就好了。

    刚刚不少人身上都沾了鲜血,所以酒宴暂停,大家各自去收拾,张云昊也去清理了下。

    房间内,黎紫一脸感动的道:“夫君,你对我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更好的呢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笑了笑,朝毒蝎夫人道:“把绝命刀法给小紫,你这懒婆娘,放你身上一个月了就没翻过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新人忘旧人。”

    毒蝎夫人一脸不满的将绝命刀法给黎紫——当然,她只是随便说说。

    黎紫眼睛大亮:“刀绝的绝命刀法?”

    张云昊交待道:“绝命刀法其实不如你的游龙刀法,你看看就好,不用怎么修炼。”

    两女都是愕然:“绝命刀法不如游龙刀法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张云昊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事实上,你们黎家并没领悟游龙刀法的精髓,我会好好指点你,让你更上一层楼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人说这句话,黎紫和毒蝎夫人肯定会嗤之以鼻,但张云昊说的,两女都猛点头——他可是一个宗师,说的绝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