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宋江?姬风前辈,靠他能撬动总捕头的大权吗?他在这里可是根深蒂固。”

????西门无双十分不解,区区一个傻小子能有那么大的作用吗?

????天人后裔的确非同寻常,但现在秘境内的天人后裔可不少!

????姬风说道:“牵一发而动全身,只要宋江开个了头,接下来就好办了!”

????“那要怎么做?”

????西门无双虽是女人,却十分干脆:“请姬风前辈示下。”

????姬风闻言十分满意,他道:“你应该知道守望联盟吧?”

????“当然知道。”

????“这个联盟藏污纳垢,你想办法让宋江与他们产生冲突,然后火拼,当然,宋江斗不过守望联盟,你要帮忙,把事情弄大。”

????“这倒不难,那个宋江充满正义感,守望联盟的事他肯定看不过眼。”

????西门无双先点头,接着不解的问道:“但这和大局有什么关联?区区一个守望联盟算的了什么?”

????“当然有关联,守望联盟之所以能存在,和兵家的人有莫大关系,到时,宋江肯定要和兵家对上。”

????姬风笑道:“兵家在这里的确是根深蒂固,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处处都是破绽!”

????“即使如此,又有什么用?”

????西门无双还是不解,她武功高,心眼多,但对布局谋划却不擅长,毕竟她是女儿身,西门家没专门训练过她这些。

????“宋江是天人后裔,只要我们暗中支持他,他肯定能将天勇城闹的天翻地覆。”

????姬风笑道:“到时,为了大局,总捕头只能向我妥协,换取我停下。”

????西门无双问道:“这样的话,怕不怕影响大局?让魔门获得好处?”

????姬风说道:“怕,但总捕头更怕,何况,我只是想攻打魔门城池而已,又不是要他们投降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。”

????西门无双彻底明白了,她点头道:“姬风前辈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不过,一旦总捕头妥协,宋江他……”

????“他必须死,这样才能平息风波,才能让总捕头咽下这口气!”

????姬风冷血的道,一个天人后裔对皇室来说算不了什么。

????想到什么,姬风笑道:“怎么,你心疼了?”

????“当然不会,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而已。”

????“他不是心向朝廷吗?现在正是他为国效力的时候,何况,我们没有逼他,一切都是他自己愿意做的。”

????姬风摇了摇头,道:“无双,人手和情报方面我会尽量配合你,这件事越快越好。”

????“姬风前辈,交给我吧!”

????西门无双答应了下来,心中很是期待——当宋江知道自己只是颗棋子,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?

????正义?哼,蠢货!

????接着,西门无双告退,而姬风则去见张云昊,他可是放下自己的身段好好的勉励了张云昊一番,并且给了张云昊一样东西。

????“宋江,你的性格太过正义,容易出事,这是我们除魔盟的客卿令牌,你拿着,有什么事,我们除魔盟会为你出头。”

????姬风拿出一块令牌递给张云昊:“有了这块令牌,你遇到邪恶之徒,尽可杀之!”

????“客卿令牌?”

????身为除魔盟黄金捕头(他上了人榜之后,自动升级),张云昊很清楚客卿令牌的珍贵,这可不是大路货,只有为除魔盟立下大功的人才能获得。

????有了客卿令牌,不仅可以求助除魔盟,还能从除魔盟购买情报,当然,价格会非常高!

????姬风居然现在将一块客卿令牌给张云昊,绝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!

????“这家伙想利用我啊,行,看谁利用谁。”

????张云昊暗暗冷笑,表面上则是装着震惊的模样推辞道:“姬风前辈,这可是除魔盟的客卿令牌,我寸功未立,哪有资格拥有?”

????“你杀了魔剑公子,怎么会没资格?”

????姬风强行将令牌塞到张云昊手上,又道:“不要推辞,如果你觉得心中不安,以后多立功劳便是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????张云昊站起来激动的大声保证道:“姬风前辈,我绝不会辜负你的期望。”

????“我相信你。”

????姬风哈哈大笑,颇为开心,毕竟这年头这么好忽悠的可不好找。

????“也不知道是哪个天人教出了这么个蠢后代,真是个完美的棋子,说不定将来还会对我感激涕零。”

????姬风暗暗想道:“不过,为了大局,还是要牺牲他,一切都是为了帝国,为了平定这天下的乱世。”

????姬风并不知道,张云昊心里也是冷笑连连:“想算计我?哼,做梦,天下第一大宗师又如何?老子可是打败过天机武圣的男人!”

????刚从姬风府中走出来,张云昊十分‘巧合’的遇到了西门家的人,令人惊讶的是,玉茗也在其中,不过只有她一人!

????西门无双一脸笑容的问道:“宋兄,我们打算前往血色之地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????在西门无双说话之时,西门家的人正神色复杂的望着张云昊,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一身正义感的蠢货居然会是天人后裔,还杀了魔剑公子,立下大功。

????“天人后裔,该死的天人后裔!”

????西门行对张云昊更是无比嫉妒,甚至可以说是嫉恨,虽然他也是天人的后代,但他没有法相分身,算不了真正的天人后裔。

????事实上,西门行想成为天人后裔不是一天两天了,可惜轮不上他,毕竟每个天人只有一个法相分身。

????一个乡下蠢货居然拥有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,西门行心中的嫉恨可想而知。

????“看你能嚣张到几时,无双一定会玩死你。”

????西门行恶毒的想着:“到时,我一定会把你的尸体扔进粪坑里。”

????“血色之地?去,为什么不去?能杀魔头可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
????听到西门无双的邀请,张云昊顿时笑了起来,西门家这可是自己送上门啊!

????“宋兄肯定能如愿,血色之地里多的是魔头,杀都杀不完!”

????西门无双见张云昊答应,立刻让人牵了一匹马过来,一群人骑马出城。

????张云昊刚一出城,城门口马上有人悄悄溜出城放飞了一只猎鹰——拥有信鸽功能的猎鹰,这对魔门来说不算什么难办的事。

????……

????魔门的魔云城里,血魔教正和一群魔门开会。

????血魔教大宗师,也就是地榜排名第三的无情血手罗浩正朝万剑魔宗的大宗师说道:“无剑大宗师,宋江出城了,和西门家在一起。”

????“魔剑天人下了死命令,宋江必须死。”

????无剑大宗师面无表情的道:“如果他不死,我们万剑魔宗在秘境内的所有人都要死。”

????一众魔门对此反应很平淡,因为这在魔门是常见之事。

????被张云昊降服的无明大宗师也在其中,他现在同样是面无表情,不过心中却是哀叹不已,那位特使玩的可真大。

????“宋江当然要死。”

????罗浩点头道:“我们坐在这里就是商量怎么杀死宋江!这个仇必须报,不能让正道嚣张!”

????“想杀他不容易啊!”

????无剑大宗师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们连他们去哪都不知道,怎么动手?”

????罗浩笑道:“宋江杀死魔剑公子之后大肆庆祝,喝酒喝了一晚上,他并不知道,他的酒里被下了特殊的药!”

????无剑大宗师闻言眼睛一亮,急忙问道:“什么药?对了,为什么不直接毒死他?”

????罗浩说道:“想毒死他可没那么容易,我们的内应下的是一种能发出特殊气息的药,七天之内都有效。”

????“也就是说,在这七天里,宋江无论在哪我们都知道?”

????众人闻言喜道:“这样就好办了。”

????无剑大宗师却没有那么高兴,他又问道:“宋江和西门家的人在一起,这意味着他们至少有两个天人后裔!我说的是至少两个,而且血色之地里还有大量正道!”

????“也就是说,我们必须出动大队伍才能消灭他们,但因为血色之地消失之事,正道加派了许多探子,我们出动大队伍的话,他们肯定能发现。”

????无剑大宗师顿了顿,继续道:“到时他们要么逃跑,要么和援兵一起对付我们,我们还是杀不了宋江。”

????有人笑道:“这个无妨,血色之地里也有不少魔门之人,我们派几个天人后裔过去指挥他们,这样足以杀死宋江,还能剿灭所有正道。”

????“没那么容易,没人知道那个血色之地什么情况,几个天人后裔过去未必能稳操胜券,变数实在太多。”

????无剑大宗师道:“再说,宋江拥有法相分身,想杀他没那么容易,他随时可以逃跑。”

????“一次突袭不成,下一次可就更难了,我觉得,要么不做,要做的话,就必须成功。”

????众魔门闻言皱眉,哪有那么多一定成功的事?更不用说对方还是个天人后裔!

????不过,众人倒是能理解无剑大宗师的谨慎,毕竟宋江不死,他们全部要死!

????就在这时,罗浩突然笑了起来:“无剑大宗师放心,我有全盘的计划,不仅能杀死宋江,还能打破那个血色之地,得到阵眼宝物!”

????众人都十分惊讶,无剑大宗师更是第一次有了表情:“真的?”

????“当然是真的,我们血魔教绝不会让大家失望。”

????罗浩一脸自信的说道,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——想要他们支持血魔教!

????血魔教和修罗门这两个圣地一直在争夺主导权,罗浩想利用这一次的事建立威望,让其他魔门听他们的,这样的话,修罗门只能妥协。

????无剑大宗师第一个表态:“只要血魔教能为魔剑公子复仇,我们万剑魔宗必将全力支持血魔教!”

????其他魔门也是点头,如果血魔教真的能做到他所说的,听他的又何妨?

????不过,不少人都很怀疑血魔教有没有这本事:“血手大宗师,你们真的能杀死宋江,并且打破血色之地?”

????“放心,这一次,我们不仅带了一件血魔武圣亲自研究出来的圣物,还带了专门研究血系阵法的阵法师!”

????罗浩肯定无比的道:“宋江死定了,这点毫无疑问!”

????……

????不提魔门的算计,在前往血色之地的路上,张云昊朝玉茗询问道:“玉姑娘,你怎么会和无双姑娘一起行动?”

????西门无双在一旁笑道:“是我邀请她的,我和玉茗姐一见投缘,正好多亲近亲近。”

????玉茗点了点头表示确是如此,不过,她心里充满疑惑——疑惑西门无双为什么会邀请她,疑惑为什么这么巧的碰上张云昊?

????玉茗是宗门子弟,本身不该和西门家的人走的太近,不过宗门不敢得罪西门家,所以让她单独一人前往。

????“这女人打算做什么?”

????张云昊暗自皱眉,接着笑道:“这样也好,血色之地危险,玉姑娘你跟着无双姑娘会安全些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玉茗应了一声,兴致不高,她的确对张云昊有好感,但张云昊身份太高,她只能放弃,心中颇为郁郁寡欢。

????这时,西门无双朝张云昊问道:“对了,宋兄,你可知血色之地发生了大变故?”

????张云昊明知故问:“什么事?我一直在喝酒,不太清楚?”

????西门无双闻言将事情说了出来,张云昊装着愕然的模样问道:“血色之地被摧毁?还有第三方?”

????西门无双点头:“却是如此,所以今天很多门派都急匆匆的赶往血色之地。”

????“他们想要里面的宝物?”

????“不仅是宝物,他们还想破阵。”

????西门无双介绍道:“每个血色之地都有一个阵眼,阵眼里有特殊宝物,不瞒宋兄,这个宝物可是直接影响着血之仙物的归属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,这样的话,肯定要将宝物弄到手,不能让魔门得去。”

????张云昊‘恍然大悟’,他道:“不过,该怎么破阵?”

????“这个没人知道,我们这一次专门带了一位阵法师,我想他肯定能给我们建议。”

????西门无双指了指队伍里一个瘦弱的老者说道,张云昊转头望去,那老者却是高傲无比,压根不理会张云昊。

????张云昊不以为意,笑道:“阵法师啊,倒是少见。”

????“是少见,阵法师传承断了,即使是天人家族想培养都不容易。”

????西门无双颇为骄傲,他们西门家能培养出一位阵法师可是非同寻常,要知道,黄鹤州那八大势力加起来才一个阵法师——现在是张云昊的手下。